渴望肉棒的村妇   少妇小说   点击:加载中

渴望肉棒的村妇



  夕阳把整个村庄染成了一片金黄,静静的湖水在微风的调戏下偶尔波光粼粼。村庄也正因为这个美丽的天湖来命名——燕郊村。

  此时村庄里的家家户户都炊烟袅袅,唯独有一家的写着“陆宅”的破旧院子里,聚集了很多村民,村民们有老有少,不过全部都为男性。他们早已备好了酒菜,却没有一个人碰他们眼前的餐具,似乎在等待着什么贵宾。只见村民们在低声聊着什么有趣的事情,偶尔发出几声哈哈大笑。

  此时一辆黑色的帕沙特缓缓的驶进了院子,停了下来,围在桌子前的村民马上往轿车这边聚集过来。每到周五傍晚,这一幕都会重演。

  车门打开,下来的是一对夫妻。男的长相丑陋,有点像毕姥爷。而女的却是面色红润,体态丰腴。他们就是这“陆宅”的男女主人——陆武男和太太李春梅。

  陆武男下车后,打开了后备箱,村民们把他为得水泄不通,搂着他的肩膀的、抢着跟他对话的、忙着帮他把后备箱的东西提出来的,让陆武男表面应接不暇,可心里却笑开了花。自己每周都会回来两天,可是村民们每次都那么热情客气,这待遇比村长的好多了。可···村民们的笑容却显得有些诡异。

  其实后备箱里也没什么,只是些便宜的糖果饼干和一些散装的自酿米酒。

  而这些带给村民的礼物却不是陆武男买的,其实连车都不是他的。他只是受他老板高大帅的安排,每周都要带些礼物回来看望村民,每次回来看望村民的这两天,高大帅都给双倍薪水。当然礼物远不止这些···在陆武男和村民们拿东西的时候,车的另一边李春梅也下车了。村民们一样把李春梅围得密不透风,大家都嫂子钱嫂子后的叫着,问长问短。在陆武男眼里,村民们是因为尊重他,所以也会尊重他的夫人。可是,这,仅仅是陆武男的个人看法。

  李春梅下车后,村民们表面嘘寒问暖,实则对她上下其手。

  李春梅车门都还没得及关,高傲的乳房和俊俏的屁股早已布满了村民的手。李春梅一边被村民们摸着揉着,还要一边回答村民们的嘘寒问暖,让在后备箱拿东西的丈夫不会发现异常。

  更有急色的年轻村民直接把手申进李春梅的裙子里面去,想直接袭击眼前这位美人的小穴。

  只见李春梅脸上一变,差点就站不稳了,还好村民们早已把所有的手都放在了她的身上,扶乳房的扶乳房,扶屁股的扶屁股,这才导致没发生什么异常状况。

  村长刘建军是个暴脾气,一下把那小子拖出来,直接一脚就踢他个狗吃屎。

  陆武男见发生状况,过来询问:“老刘,又怎么了?刘文这小子又犯什么事了?”

  大家见陆武男过来了,纷纷收手,而李春梅只是淡定的整理了一下衣服。看他们的熟练程度,这种事应该经常上演。

  村长反应也快,怒骂到:“这小子,在学校不学好,还天天想问老子要钱,老师天天打电话来说他抽烟翘课。要是这混小子有你家泽男一半懂事就好了,亏你们还是一起长大的好朋友,怎么不学学人家?”

  陆武男见状,安慰到:“好了好了,孩子还是要慢慢教的嘛。他读书不行,可能以后在其他领域有一番作为呢?先吃饭。”

  虽说嘴上这样,可心里却开心极了。刘文比陆泽男大一岁,可能因为母亲早逝,从小就一副混混样。陆武男也希望自己的儿子泽男别太靠近他,怕他影响到泽男,可是泽男却把刘文当作最好的朋友。

  李建军边就坐边骂骂咧咧的:“人家泽男周末还在补课,你呢?早早就跑回家了,你不是翘课是什么?”

  陆武男见李建军怒气未消,举起酒杯:“来,大家先干了这杯,其他的事就先别说了,儿孙自有儿孙福嘛。”

  李建军见陆武男举起酒杯,赶忙陪着笑也举起酒杯,同桌其他的七个村民也都举起了酒杯,大家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。

  李建军放心酒杯,摆明妒忌的说:“你老陆倒是儿孙自有儿孙福了,大女儿夏兰早早的就和高大帅的儿子高副帅定了娃娃亲,现在都结婚了。二女儿秋菊现在又在外面读大学,听说也有男朋友了吧。”

  陆武男:“好像秋菊是和一个叫程仁的处对象了,我也不知道这人怎么样。”

  李建军:“你看,我没收错风吧。你小女儿冬竹又进了施拾一老师这个班了,这可是全县城的尖子班,你还有什么好担忧的?”

  陆武男一脸神器的笑了笑:“对,去年就进了。”

  如果他知道他女儿冬竹能上全县的尖子班和成绩没有任何关系,而是他妻子被施拾一老师压在胯下一个星期换来的,他还能否笑得出来?

  陆武男被连连戴高帽,连连碰杯,越喝越高兴,不知不觉已经有几分醉意,感觉膀胱快爆炸了,起身准备去上厕所。

  刘建军见状,赶忙叫到:“刘文,快陪你叔去尿个尿,免得他偷偷抠喉咙把酒给吐了。”

  陆武男卷这个大舌头:“什么屁话?我会吐?喝趴你们我都还清醒着呢!”

  说着就搂着刘文的肩膀走了,而刘文,只能很不情愿的跟着陆武男去尿尿了。

  陆武男前脚离开,本来正在喝酒聊天的村民们都安静了下来,一个一个起身走到了李春梅的身边。

  而坐在李春梅旁边的刘建军早已把手伸进了李春梅的衣服里探索,其他村民见状纷纷加入其中。有的马上嘴对嘴的和李春梅接吻,有的伸手进裙子里面摸李春梅的小穴。可是人多位置少,很多村民摸不到重要部位的,只能摸摸李春梅的腰和那肉棒出来蹭蹭李春梅的腿。

  这可苦了李春梅,自己的丈夫正在屋后面小便,自己却被这帮村民弄得娇喘连连。虽然已经派了刘文跟着丈夫过去,可是还会担心丈夫听到这里有女人的喘息。

  刘建军把大家喝开:“急什么急,等等你想怎么玩不行?每个礼拜这个骚货都会送上门给我们操,还怕没得玩?给你们玩个新鲜的,看着!”

  村民们都把手松开,等着村长发号施令。

  刘建军狠狠的捏了两下李春梅的乳房,说到:“来,把裙子撩起来,把内裤脱下,让我拔两根阴毛玩玩。”

  李春梅乖乖的把裙子撩起,退下内裤。

  刘建军摸了两下李春梅的小穴,挑了两根比较粗的阴毛,用力的拔了下来。虽说疼得两腿直打抖,可是小穴的淫水却比刚才的多了起来。

  刘建军一手拿着这两个阴毛,另一只手摸向了李春梅的小穴,说到:“贱货!是不是拔你毛呢觉得很爽啊?怎么突然那么湿?”

  李春梅双眼迷离,羞耻的点了点头,还不自觉的自己捏了一下自己的乳头。

  屋后传来了刘文的声音:“叔果真是说到做到,没有吐,我现在就回去告诉他们!”

  大家听到声音都坐会了原位,李春梅已经到了高潮的边缘,硬生生的把自己从淫娃荡妇拉回了贤妻良母的状态。李春梅则赶忙整理了一下衣服,装作低头吃饭。

  刘建军把刚拔出来的两根阴毛放到他的烟盒子内,等陆武男入座时,把装有李春梅阴毛的烟盒子扔了过去,说:“先抽根烟提提神,抽完我们再继续。”

  陆武男打开烟盒,刚想拿一支烟出来,却意外发现了栖息在烟上的阴毛。他连烟斗没来得及拿,大笑着把这两根阴毛拿出来给大家看。

  陆武男:“哈哈哈哈,大家看看,老刘你干过什么来了?这两根毛,你可别跟我说是头发,傻子都知道,没有长这样的头发。哈哈哈哈。”

  村民大头接过话:“是哦,不但不是头发,而且还不是男人体内出来的哦。”

  大头说完之后用余光瞄了下真正吃饭的李春梅,此时的李春梅早已面红花粉,眼皮都不敢抬一下。

  陆武男:“哦?难道最近老刘搞了哪家的骚货?”

  村民老黑接过话:“哈哈,老早就搞上了,那骚货真是骚得不行,老刘一个人都喂不饱她,老是要来找我们帮忙才行。”

  陆武男听说后笑的合不拢嘴,村民们也跟着呵呵的笑着,只是他们的笑容都非常诡异,而他们都会时不时用余光打量一下刚才已经面红花粉的李春梅。

  只见李春梅眉头紧锁,双腿合得紧紧的在来回摩擦,时不时发出一声细微的喘气。

  大家讨论说完黄段子后,陆武男发现妻子呼吸有些急促,问:“怎么了?不舒服?”

  李春梅好像突然惊醒般:“没···没有啊,可能今天有些累了,又喝了点酒,等等休息一下就好了。”

  陆武男听闻:“刘文,把你婶扶到房里去休息一下,你婶又点累了。”

  刘文掩饰不住自己的兴奋,假惺惺的走到李春梅的旁边:“婶,我扶你进房休息。”

  刘建军见了这一幕,赶忙喊到:“来,我们继续喝,女人和孩子可以去休息,你老陆可不行,你不是要把我们喝趴下吗?来!”

  院子里有热闹了起来,当然,热闹的也不只是院子,还有陆武男的卧室内···刘文把李春梅扶到卧室后,把李春梅按扒在床上,掏出肉棒把她的裙子翻开,直接就刺进李春梅的花心深处。

  而李春梅被挑逗了那么长的时间,突然直接下体得到了满足,失声惨叫——“啊”!

  李春梅被自己的叫声吓到了,情欲旺盛间已然忘记了丈夫还在院子内喝酒。急忙把枕头拉过来,把自己的嘴堵住。

  外面听到叫声,第一个反应起来的是刘建军:“怎么了?你小子做事小心点!”

  刘文大声应到:“没事,有只老鼠,我会把赶出去的。”

  刘建军宽慰到:“也是,这屋每个星期才回来住一次,有老鼠进去也正常,让那混小子把老鼠赶出来好了,我们继续。”

  此时陆武男也喝得晕晕乎乎了,也跟着点头称是,气氛还是一贯的融洽。

  卧室内她的老婆李春梅可惨了,被刘文连续高速抽插了一百多下,爽得高潮连连,可是一声也不能叫出来,只能用枕头捂住自己的整张脸,不让自己的呻吟传到外面。

  此时的刘文也正实了陆武男刚才所言——刘文读书不行,可能在其他领域会有一番作为呢?

  这个领域就是他的电动马达腰和17厘米的坚韧炮筒,可是,这个不为人知的技能却扎扎实实的用在了他老婆李春梅的身上。

  刘文虽然肉棒坚硬,可是血气方刚。在没有任何缓冲的情况下,连续抽插了一百多下,把精子如数的射进了李春梅的体内。

  在看趴在床上犹如昏厥的李春梅,上衣根本就没乱。只是裙子被翻起,屁股上有几个爪痕,下体凌乱不堪,乳白色的精子在慢慢的往外冒。

  “啪”!刘文拍了一下李春梅的屁股

  刘文:“骚货婶婶,起来帮我清理一下鸡巴。”

  看李春梅还是一动不动,又狠狠的扇了两巴掌她的屁股:“骚货!起来把我鸡巴吃干净!”

  李春梅把脸慢慢移开枕头,呼吸还着急促,有点呆呆的看着刘文,时不时还打个冷战。

  刘文:“刚才操得你爽不爽?”

  “嗯”

  刘文:“还想要吗?”

  李春梅羞耻的点了下头。

  “啪!”又是狠狠的一巴掌打到了李春梅的肥臀上:“那还不快点来帮你儿子的好朋友把鸡巴吹硬?”

  李春梅扶着床边慢慢的爬下床,跪在了刘文的胯下,把头埋在了刘文的双腿之间。

  大约过了两分钟,周围突然安静了下来,整个屋子就只有吸允肉棒的“呲呲”声。

  很快,一堆凌乱的脚步声正在慢慢靠近这个卧房。所有刚才在酒桌喝酒的村民都进来了,唯独不见李春梅的丈夫陆武男。

  村民大头首先进入房间的,映入眼帘的是李春梅跪在刘文的胯下,认真的吸允着肉棒。刚才在外面憋了那么久,又看到这一幕。大头一个箭步冲了过去,把李春梅提了起来,掏出愤怒的肉棒顺势而入。

  其余的人也陆陆续续的进来了,刘文也意识到,自己享受好朋友老妈的服务也要暂时告一段落了。

  果然,刘建军发话:“你小子已经爽了一炮了,你先出去看着那‘绿王八’,等等你再进来多操一次。”

  刘文乖乖的放开了李春梅,肉棒拔从她嘴里出来的时候还‘啵’的一声。

  刘文刚腾出地方,马上就有村民补上了他的位置,直接把肉棒插进了李春梅的喉咙里。

  可惜刘文刚被吹硬的肉棒,心里暗骂:“这个‘绿王八’还说自己酒量有多厉害,那么快就被灌趴下了,要是再给我几分钟,屁眼我都可以玩了。”

  刘文出到了院子的酒桌前,拍了一下陆武男的后脑勺。

  只见陆武男趴在酒桌上呼呼大睡,对刘文的羞辱毫无反应。

  刘文坐到了陆武男的旁边,点了一支烟,掏出手机看AV来解闷。可是屋内的欢声浪语让他根本没办法把注意力集中在AV身上。

  性爱狂欢才刚刚开始···

  屋内李春梅,早已是三洞全开,乳房的形状一直在变换。身上的每一寸皮肤都被一只只大大的手掌盖住了。

  村民们要以最快的速度在李春梅的体内射精,好让下一个人可以接上,就像超市促销打折时候结账一样。

  李春梅则被搞得面红耳赤,高潮连连,亢奋到了极点。现在的她脑子一片空白,只想得到更多的肉棒,强壮的肉棒。

  字数:4764
【完】
评论加载中..